盛大改名、九城造车、恺英失联:游戏迷航

发布时间:2019-04-04 07:01  点击次数:119  来源:www.649.net

  整整一年除了版号几乎别无可谈的游戏业,最近两周密集曝出大新闻。只可惜,与其说是过春天的万物萌生,不如说是对冬天的总结发言。

  先是久未露面的九城,说要投资6亿美元和贾跃亭一起造车。尽管如今九城的市值都不足1亿美元,更妄提流动现金;

  紧接着,曾造就当时最年轻中国首富陈天桥的盛大游戏,宣布改名“盛趣”。就算硬糖君对起名学并无研究,也觉得盛大就这么和那一堆“趣字辈”中小游戏公司并列,委实有些降级;

  而最令吃瓜群众奔走相告的,还是“贪玩蓝月”的老板跑了!准确的说,是收购了“贪玩蓝月”、号称身家66亿、上市公司恺英网络的控股股东、实控人王悦,于3月29日晚,被恺英网络正式发布公告确认其从3月28日起失联。

  “诸神的黄昏”,几乎是所有国产游戏文案都爱用的梗。当游戏名、副本名、资料片名、技能名、武器名……都好用,听着就那么霸气又苍凉。但如今这个词可以恰如其分的被用在游戏产业自己身上,顷刻兴亡过手,人生几度秋凉。

  一年的冰冻之后,游戏业在春天迎来了洗牌时刻。而诸神的黄昏之后,新神将从何处诞生?

  曾经的王者们

  曾经辉煌的九城,严格来说并未撑到这波洗牌,就已经倒地读秒了。

  随着“Red 5”团队的《火瀑》未能顺利商业化,九城从公司战略到资金链陷入了一团乱麻之中。如果不是在2017年碰瓷式起诉正在筹备回归A股的360,外界甚至都不知道这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还在搞游戏。

  但想当年,坐拥《魔兽世界》的九城,可是话语权最强的存在。一度火到各路官方媒体、愤怒爸妈,都举着九城和《魔兽世界》的案例控诉“电子海洛因”的危害。

  当初,朱骏是从盛大的《传奇》里看到机会,有样学样从韩国引进了当时的3D巨作《奇迹》,才有了九城的迅速崛起。如今,九城改行造车,跑道都变了,盛大则决定改名改运。

  2019年3月29号,盛大游戏正式对外宣布更名为“盛趣游戏”,行业媒体纷纷哀悼着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  在陈天桥最为辉煌的时代,盛大坐拥着盛大游戏矩阵500万日活用户,不仅是国内的游戏业龙头,也是最早搞成“生态闭环”的大佬,是中国泛娱乐产业圈最早提出要做“中国迪士尼”的大前辈。

  彼时,乐视还未成立,腾迅游戏的市场份额甚至连前5都进不了,还挣扎于重度游戏做一款死一款的尴尬境地。

  但流量时代到来,彻底标志着盛大的没落。

  当游戏的属性从娱乐性内容产品逐渐过渡成为了流量变现的载体时,盛大的生态玩法显然由高效衰败成了低效。

  那几年,精明的美国人也看透了现象的本质,中概游戏股估值一跌再跌。随着业绩和行业地位的不断下滑,盛大回归A股之路也是一波三折。

  就是在这一路坎坷中,盛大不仅让出了行业龙头的地位,也退出了市场前5的竞争。直到现在,恐怕盛大手里所剩的还有价值的,就是《传奇》、《龙之谷》等牵动着玩家怀旧情感的IP了。

  据悉,更名“盛趣游戏”后的盛大将公司战略定位在了科技文化企业。具体如何搞科技、如何搞文化,其实还并未透露太多。

  陈天桥时代的盛大,其实早早就布局了游戏的各个衍生领域。无论是代表着产业链上游IP源头的“起点中文网”,还是代表着电竞、休闲游戏的“边锋”,都做得有声有色。现在游戏业五花八门的战略,细想还真没超出陈天桥在十几年前的操盘。而真正让这个商业传奇折戟而归的,也只有那次倾全力做的“盛大盒子”而已。

  现在的“盛趣游戏”仿佛又回到了起点。不同的是,当年的“盛大”是以游戏龙头的地位做泛娱乐衍生。而现在的“盛趣”,怕是寄希望于借助泛娱乐衍生重返游戏龙头的位置。

  同属当年游戏业TOP5的,还有完美、巨人和畅游。今天,除了畅游还在纳斯达克跟美国人较劲外,完美和巨人都已经顺利回归A股。当然,情况也都不算乐观。

  巨人的市值已经从最高的接近2000亿跌至不足500亿。完美作为本土研发势力的代表,又有影游联动体系的加成,市盈率也始终在20~25倍苦苦徘徊。

  说到底,还是玩法变了。

  在当下的流量时代,产品、运营都是锦上添花,真正雪中送炭的只有买量价格。当行业大唱次留、五留、ARPU时,他们最关心的其实只是CPA或CPS。

上一篇:经历4天3夜坚守与逃生 木里38个扑火者回忆火灾现场 下一篇:高管失联业绩变脸 恺英网络要变天了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